<返回

全朋友圈都在吃大闸蟹,我感觉到深深的恶意

时间:2018-10-30 14:24:02   作者:军山湖大闸蟹
食物是有光的,这种光只有吃货才能看得见。从牛肉火锅、猪肚煲,到小龙虾、酸菜鱼、奶茶,食物花样存在的意义不是解饥和裹腹,而是医治人的
食物是有光的,这种光只有吃货才能看得见。

从牛肉火锅、猪肚煲,到小龙虾、酸菜鱼、奶茶,食物花样存在的意义不是解饥和裹腹,而是医治人的心灵欲望

一旦被撩得芳心荡漾,就像童话里的小女孩点燃了照亮宇宙的火柴——一点没夸张,什么刻薄的老板啊,什么闹心的男友啊,在一碗秃黄油面前,你说算什么狗屁啊

 

 

这,就是食物的最高奥义吧。

如果要老艺术家来给食物的治愈程度评级打分,最高一级的,肯定少不了螃蟹。螃蟹就是宇宙的闪光!不接受质疑!

 

在大闸蟹全面霸屏的季节,人的口水也是繁茂得很。一只只蟹膏满黄肥,丰腴诱人,天天都在朋友圈含羞露面,强迫别人打开app马上召唤一箱螃蟹,真的恨不得报警。

 

哼。今晚就吃大闸蟹。九宫格!三连刷!

 

 

怎 么 谋 杀 一 只 蟹 才 算 高 级

 

一年不吃蟹,这一年感觉就像白过了。

 

螃蟹面前,众生平等。不必用什么高贵的鱼刺来给螃蟹作搭配,那样反而暴殄天物。清代大吃货袁枚也这么认为,那些土里土气的厨子给螃蟹配鸭舌,鱼翅,海参,“徒夺其味而惹其腥恶,劣极矣!”

说白了,在一只螃蟹面前还强调高贵身价,太俗。

 

爱清蒸一切、忠实于原味的广东人,觉得清蒸才是对一只傲娇螃蟹的最大尊重

隔水清蒸,趁热拧起。取下两螯,拆开盖头,清理腮肠,缓慢开吃。撩一筷子蟹黄到白米饭上,至简单粗暴,也最原汁原味。台湾美食作家焦桐一大早上能啃十只螃蟹,而他最喜欢这种style:吃螃蟹前得先吃一口米饭,让味觉归零,顺便调整一下激动的情绪。要做好心理准备,再来享受蟹黄的高潮欢愉。

 

▲金灿灿的蟹黄蟹膏能让人眼冒金光 图/摄图网

吃蟹之中最有仪式感的步骤,莫过于掀开蟹壳。到底这蟹是徒有虚名,还是内涵饱满,揭开它的红盖头来才算正式揭晓,与六合彩开奖也差不了多少了

要是满眼金灿灿的蟹黄蟹膏,立马眼里冒金光。猴急的迫不及待凑嘴去吸吮,两下就没了。但要真真考究起来,一只蟹的完整解剖仪式,完全可以消耗大半个小时。

 

 

蟹痴懂得优雅且科学的肢解螃蟹方法:其实只需要用蟹足尖部轻轻一推,便可将蟹腿的鲜肉完好无损地推出来。再讲究仪式感的,便祭出蟹八件。

螃蟹的重要治愈功能,是从“剥”这个动作开始的。李渔也是这么想的,螃蟹得“旋剥旋食”,让别人剥了,跟嚼蜡有什么区别

 

▲吃螃蟹的乐趣一部分来自于剥蟹 图/【板前35年の技】香箱カニのさはき方むき方

袁枚也爱自剥自食,不过他不爱蒸蟹,偏爱用淡盐汤煮蟹,清蒸虽然保留了全味,味道却稍寡淡了些。

 

 

 

哪 一 种 蟹 能 称 霸 蟹 界 C 位?

 

在吃货心目当中,哪一种蟹能占据C位?

呼声最高的肯定是大闸蟹。而且还特别指明是阳澄湖的。

Anyway,市面上很多自证阳澄湖正统大闸蟹的,不过就去阳澄湖泡了个澡而已。毕竟现实是阳澄湖产的蟹,绝对不够全国人民给吃的。除了阳澄湖,苏州的太湖、高邮湖产的蟹也不会输

 

▲农历九月十月就是大闸蟹上桌的季节了 图/pixabay

 

吃大闸蟹最佳的时机是“九雌十雄”,农历九月母蟹性发育成熟,有足够多的卵子,也就是蟹黄。而农历十月份,公蟹性腺发育完全,为了过冬积了一身蛋白质和脂肪,蟹膏饱满,正是当时。

 

人人都在追逐大闸蟹,而蟹痴们推崇的黄油蟹,身价比大闸蟹还尊贵

一千只母青蟹,当中只能诞生三至五只货真价实的顶级黄油蟹。黄油蟹诞生的几率很低,因为膏油太多,不能重壳、脱壳,无法进化为膏蟹,它的蟹黄在猛烈阳光下分解为金黄色的油脂,渗透到全身,整个细腻的肉体都覆盖了香浓的“黄油”。

 

 

顶级的黄油蟹,行家们称为“头手”,连爪子都有蟹油,蟹身呈橙黄色,至于价钱嘛,基本款的200-300元/只,里面的名媛可要价高达2000元/只。

 

而广东人钟爱的奄仔蟹,则可以当做廉价版的黄油蟹。何为奄仔,也就是处女。夏季,广东的奄仔蟹已经性成熟,满身蟹黄,像黄油蟹般半流质,香滑又细腻,还处于少女状态的蟹肉又尤其鲜嫩

 

行家也一样将奄仔蟹分为四个等级,黑黄白青,最高等的“黑奄”已经油脂饱满了,被香港老餮称为“平价版黄油蟹”。

 

 

蟹 黄 蟹 膏 才 是 人 类 闪 光

 

注意到没有,中国人吃蟹,蟹肉诚可贵,蟹黄蟹膏价更高。

新加坡人爱吃辣椒螃蟹,许多食家专门挑斯里兰卡蟹,因为肉质鲜甜。而日本人爱鳕场蟹、长脚蟹,用来做刺身、炭烤、炊饭,这些都是体积大而肉质鲜美的品种。偏偏中国的各位吃货,吃蟹基本是奔着蟹黄蟹膏去的。一只没有蟹黄或蟹膏的蟹,怎么说也不能算优秀。

 

▲吃蟹黄蟹膏哪里管得了什么胆不胆固醇的 图/pixabay

都说蟹黄蟹膏胆固醇高,可抵不住它俩魅力大呀。于是人们创造了最能满足口欲的秃黄油

足足4斤大闸蟹,才可获取一罐200克的秃黄油,可以说是蟹界的至尊了。纯手工拆蟹,取雄蟹的膏,雌蟹的黄,再用猪油、植物油、精心秘制的蟹壳油熬制封存,去腥味,留精髓,每一勺都是灵魂撞击。

 

 

不过傲娇的袁枚又说了,蟹粉从取材到烹制、食用,最好的时机在两个时辰以内。

蟹粉捞饭,蟹粉烩豆腐,还有人人去上海旅行必备打卡的蟹粉小笼包,如果不是新鲜取肉取黄取膏,真的都不算优秀。许多上海吃货还会专门开车一个多小时,到市郊的屋有鲜吃现做的蟹粉灌汤包。

 

当代人公认的大闸蟹最佳cp是黄酒浙醋。而花蟹肉蟹则适合姜葱炒,蟹汁随随便便就能下两碗饭。要是想尝点高级玩法,试试“蟹酿橙”——将蟹肉、蟹粉剔出来,炒香,放在甜橙里,与白菊花、米醋、姜、香雪酒同蒸。台南人则挚爱红蟳米糕,也就是青蟹糯米饭,蟹黄、蟹膏、蟹油、蟹汁融进糯米饭里头,简直就像吸纳了海洋的精华。

 

哎呀,还谈什么脂肪不脂肪,养生不养生啊,在螃蟹面前,俗不俗啊。